笔趣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五百十五章 严丝合缝

第五百十五章 严丝合缝

 热门推荐:
  在江北然的猜测中,【帝灵气】之所以会选择顾清欢,就是因为真元天罡决。

  因为修炼者将灵气吸入身体后,灵气就会变成玄气,本质上发生了变化,某种意义上来说被转化的灵气就是“死”了。

  【帝灵气】既然有灵智,那它肯定是不想死的,所以就看中了顾清欢能够将玄气重新化成灵气释放的功法。

  除此之外,江北然也想不到其他【帝灵气】会选择顾清欢的理由了。

  不过【帝灵气】虽然选择了顾清欢,但顾清欢的吸收显然并不怎么顺利。

  当【帝灵气】化成的紫色神龙冲入顾清欢体内后,仅仅只是停留了一会儿就重新飞出来了。

  顾清欢此刻也是满头大汗,不管是体力还是精神力都透支的很厉害。

  江北然见状走到顾清欢面前说道:“不用着急,慢慢吸收。”

  “是。”顾清欢听完点点头,重新调整了一下气息,一点一点的将【帝灵气】纳入体内。

  安抚完顾清欢,江北然又释放出精神力尝试与【帝灵气】沟通了一下,却没有得到任何回馈。

  有可能是它不想搭理自己,也有可能是它的灵智还没达到可以交流的程度。

  但不管是哪种,既然【帝灵气】没反应,江北然也不会自讨没趣,重新走回了锻造台前,他打算在顾清欢慢慢吸收【帝灵气】时,先将材料准备好。

  按照【刹绝】锻造书上所写,剑身的主材料是斩日琉,看到这时江北然脑中第一时间浮现的是一把透明的剑,或者说是意识形态的剑。

  这真是怎么想怎么别扭,这种剑能砍杀?刺穿对面的灵魂吗?

  但继续往后翻时,江北然就不禁在心中惊呼道。

  ‘还有这种操作!?’

  站到锻造台后面的大火炉旁,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拿出装着惊天焱的瓷瓮,将里面如同游龙一般的白色火焰倒在了大火炉之中。

  接着只听“轰”的一声!惊天焱猛地展现出了它狂暴的一面,白色的火焰在大火炉中烧的极旺。

  江北然一眼就看出了这大火炉是个好宝贝,不禁在心中想到。

  ‘不知道能不能搬回去啊,圣泉旁边的铁匠铺里正好还缺一口好炉子呢。’

  在江北然打着这口大火炉的主意时,惊天焱逐渐趋于稳定,不再像刚才那般“张牙舞爪”。

  ‘嗯,差不多了。’

  点点头,江北然将斩日琉从自己的精神内释放了出来,放入了白色的惊天焱之中。

  下一秒,阵阵爆裂声传入了江北然的耳中。

  斩日琉……现形了。

  不论是珍奇谱记载,还是使用者亲述,惊天焱的作用都是燃尽世间一切不可触之物。

  而作为意识形态存在的斩日琉,自然就是这不可触之物中的一种。

  江北然拿到这五样材料时,一直都在思考它们会在什么情况下发挥作用,却是丝毫没去思考它们互相之间竟然就有着这么完美的联系。

  所以在看到锻造书上的记载时才会如此吃惊。

  半个时辰过后,爆裂声逐渐变小,斩日琉也逐渐被融化成了一块又一块的琉璃碎片。

  ‘斩日……琉,原来是这个意思。’

  燃烧中,很快又是两个时辰过去了,斩日琉已经全部融化,变成了数百片琉璃碎片,之所以没有被融成“铁水”,自然是因为惊天焱没法点燃可触之物。

  现在的斩日琉,已经不再是意识形态,而是可以触碰的物理形态了。

  当江北然将斩日琉的碎片全部从大火炉中取出后,惊天焱也燃烧殆尽,消失在了空气中。

  不舍的叹了口气,江北然捧着斩日琉碎片走到了淬火台前。

  现在的斩日琉碎片看起来虽然五彩斑斓,煞是好看,但其实已经是一堆废料了,最精华的部分已经被惊天焱完全烧尽。

  将斩日琉碎片放到一边,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从方秋瑶那得来的大乘秘水。

  打开雪浪石瓶,江北然将里面剩下的大乘秘水全部倒入了淬火台上的水槽中。

  虽然大乘秘水并没有出现什么特殊的变化,但江北然还是看出这水槽的设计很是考究,而且底下似乎嵌着什么可以制冷的宝物。

  ‘也是好宝贝,嗯,一并带走。’

  倒完大乘秘水,江北然将斩日琉碎片一片片放入其中。

  不到盏茶的功夫后,大乘秘水突然开始沸腾,同时斩日琉碎片也开始爆发出更刺眼的光芒。

  ‘嗯,果然活过来了。’

  大乘秘水的作用就是让具有灵气之物“死而复生”,所以已经成为废料的斩日琉也理所当然的活了过来。

  “活”过来的斩日琉碎片一边继续吸收大乘秘水,一边慢慢融合,逐渐从碎片变成了一个整体。

  当最后一滴大乘秘水也被斩日琉吸收后,它成为了一块光彩夺目的琉璃锭,比起刚才废料时的样子,的确要好看了许多。

  ‘成了。’

  这琉璃锭便是铸造【刹绝】的核心原料。

  仔细观察了琉璃锭一阵后,江北然确定自己从未听闻过这种材料,同时也能感知到它其中蕴含着十分特殊的能量。

  和【帝灵气】一样,这是一种江北然从未接触过的力量。

  也难怪铸造书上要他大费周章的去找了这三样宝物将斩日琉还原成琉璃锭,很有可能这材料本就是世间仅有。

  之所以要将它做成斩日琉,就是为了掩人耳目。

  所以在众人眼中它只是一件功能单一,却还算强大的法宝,却没人知道制作它的材料世间罕见。

  ‘这位墓主……果然很调皮啊。’

  江北然十分怀疑这斩日琉就是这墓主做的,就是要将这宝材以这种形态隐藏起来,然后等到真正的有缘人去发现。

  总之多多少少带点恶趣味。

  铸完琉璃锭,江北然看向了顾清欢那边,发现那条【帝灵气】化作的神龙虽然仍旧在他身边盘旋,但颜色上已经淡了一些,说明还是有进展的。

  ‘但应该还需要等不少时间。’

  顾清欢这边不搞定,江北然肯定也是没法开工的,于是他便又打量起了旁边的大火炉,想着等会儿该怎么拆下来带回去。

  一旁众小弟们看着顾清欢时,心里多少还是带点羡慕的。

  毕竟这能够化形的灵气他们都是第一次见,不,应该说是闻所未闻,而且不用触碰,光是感知一下就能知道这股紫色灵气内蕴含的力量有多庞大,且无比独特。

  这时施凤兰轻咳一声,喊道:“干等着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大家再来玩一把模拟修仙如何?”

  在场众人有不少是真觉得模拟修仙很好玩,一部分则是将模拟修仙当做了“社交”平台。

  毕竟大多数人这回都是第一次见面,就算有几个曾经见过,也都是没怎么深入交流过的,之前在飞府里算是互相认识了一遍,但对方究竟是什么出生,又拥有着怎样的实力与性格等都一概不清楚。

  所以施凤兰一开口,众人就纷纷响应,拿出了自己在飞府上时就分配到的棋子。

  一下有了这么多陪玩的施凤兰简直乐坏了,高兴的拿出棋盘和卡牌放好,在心里思考着等会儿要走什么路线。

  不一会儿,墓室中沉重的气氛就被欢声笑语声给冲淡了。

  “我使用太极图,可以将你的照天印弹回去,造成双倍效果。”

  “我用护脏符印,替兰兰姐挡下这次反击。”

  “太好了!”

  “我用八宝扇,可以吹散符印类法宝,我用它吹开护脏符印。”

  “哎呀!”

  “我这有定风珠,可以停下你的风。”

  “好耶!”

  ……

  因为模拟修仙中法宝众多,又有相生相克的关系,所以一旦玩家多起来,就会变成这种大乱斗的状态,可以说是法器与符宝齐飞,好不热闹。

  看着众人乐在其中,欢声笑语的样子,不远处的江北然不禁感慨道。

  ‘这算不算坟头蹦迪?’

  就这样一直等了二十个时辰,【帝灵气】化作的神龙终于开始变的若隐若现,相信只要再过一会儿,就会彻底被顾清欢吸入体内。

  ‘还真是……异常的很顺利啊。’

  江北然本以为顾清欢在吸收这【帝灵气】时多多少少会遇到点麻烦,但从头到尾,除了耗时比较长以外,其他都挺顺利的。

  “呼……”

  这时顾清欢深吸一口气,盘旋在他上方的【帝灵气】神龙彻底消失,化作一团紫气进入了顾清欢的体内。

  睁开眼,顾清欢看着站在他身前的师兄开口道:“师兄,我……”

  顾清欢正要说些什么,突然感觉到体内那股玄气在他身体里乱窜起来,而且十分狂暴。

  “咳!咳咳!”

  见顾清欢突然咳嗽起来,江北然立即用精神力检视了一遍他的身体,发现那股【帝灵气】并没有完全化作玄气,而没化作玄气的那一部分灵气正在顾清欢体内横冲直撞。

  这时正在玩模拟修仙的众人也注意到了情况不对,纷纷起身关切的看向顾清欢。

  “咳!咳咳咳!”

  眼看着顾清欢越咳越凶,江北然虽然想帮忙压制他体内那股【帝灵气】,但又担心手段太粗暴反而会对他造成更大的伤害。

  所以在【帝灵气】真正对顾清欢的身体造成伤害前,江北然还是打算静观其变。

  “咳咳咳!咳!咳!”

  在顾清欢一声极为用力的咳嗽声中,竟有一团【帝灵气】如同火焰一般被顾清欢咳了出来。

  与此同时,他的双眼也燃起了紫色火团,接着是鼻子,耳朵,直至每一个毛孔……所有地方都在不停的往外喷出【帝灵气】,就好像是帝灵气想要挣脱出他这幅躯壳一般。

  一众小弟的神情异常紧张,实在是情况不容乐观。

  不过知晓顾清欢体内情况的江北然就还算平静,因为他知道【帝灵气】并不是想要冲出去,而是在做什么别的事情。

  再说了,如果它真不满意顾清欢这个主人,不让它吸收就是了,哪里需要等这么久。

  所以江北然还在等,等着看这【帝灵气】究竟想干嘛。

  顾清欢此时其实极为痛苦,他感觉到浑身上下的每一处血肉都滚烫无比,就好像是坠入了油锅之中。

  但他没有因为痛苦而选择自暴自弃,他集中所有力量让自己始终保持清醒,就算代价是要感受这份痛苦,他也强忍了下来,不然一旦失去意识,自己的身体就只能任由这股灵气为所欲为,甚至完全侵占,这是顾清欢决不允许的。

  “小北然,他……他没事的吧。”这时施凤兰走到江北然旁边紧张的问道。

  此刻顾清欢的身躯已经完全燃烧了起来,紫色的灵焰仿佛要吞噬他一般疯狂的燃烧着。

  而顾清欢却是一声也不吭,很难让人不怀疑他已经失去意识了。

  “没事,他可以挺过去的。”江北然回答道。

  他并不是盲目自信,而是他很清楚顾清欢并没有失去意识,这也是他始终没有出手的原因。

  ‘不过该说这小子是意志力强悍,还是冷静到可怕呢。’

  顾清欢此刻必然是痛苦的,身体最脆弱的部分被强大的力量不断冲击,他体表燃烧着的紫色灵焰其实就是冲击过后留下的痕迹。

  但顾清欢却能做到一声不吭,集中所有力量保持清醒。

  就冲这份心性,他不变强谁变强?

  这样的燃烧持续了整整半个时辰,所有人都是屏住呼吸,等待着结果。

  终于,在众人紧张的目光中,顾清欢身上紫色的灵焰逐渐熄灭,并留下了清晰的痕迹。

  ‘这是……龙?’

  江北然本以为灵焰褪去后,留下的会是一具焦黑的躯壳,却没想到留下的竟然是纹身。

  一整条神龙的形象遍布顾清欢全身,清晰无比。

  再次深吸一口气,顾清欢缓缓睁开了双眼。

  只是他这双眼变成了重瞳,不……是乱瞳,八颗眼珠在顾清欢双眼中不停旋转,看上去十分诡异。

  就在江北然打算开口询问时,顾清欢只是眨了一次眼,他的双眼便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连带着身上的神龙纹身也完全褪去。

  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