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 > 第6254章 无尽痛苦

第6254章 无尽痛苦

 热门推荐:
“明天就动身!”龙神道。

    “好!”陈六合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他很清楚,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最后半个月,必须要做些什么了,如果还只是坐以待毙的话,到时候,等待自己的,只有是死路一条。

    并且,这一役要是惨败,死的可就不光光只是自己了,跟随在自己身边的这些人,谁都无法置身事外,都会为此付出生命的额代价。

    太上家族的那帮人,绝不会心慈手软,会毫无怜悯之心的崭新杀绝斩草除根。

    “明天,奴修会带你前往陈家遗址的,我已经把具体位置告诉了他。这一行,凶险程度不用我再多说,你要多加小心。”龙神说道。

    陈六合道:“老师,您不去吗?”

    龙神摇头,道:“我不能离开炎京,最后这半个月的时间,不能让太上家族的那帮人抓住提前开战的把柄,况且,我一旦出山,很可能会直接惊动那些老怪物,得不偿失。”

    陈六合点了点头,对着龙神行了个大礼,随后便转身朝着王爷府走去。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陈六合忽然顿足,回头看向龙神,道:“老师,您现在到了什么境界?”

    龙神道:“你觉得呢?”

    陈六合摇头:“看不透。”这一点是陈六合很震惊的,他能看得透普通的殿堂境,却看不透龙神。

    在黑狱历练时,他见过的殿堂境强者绝对不少了。

    其中能让他在最后时期看不透的,也就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叔父陈平生,还有一个就是古神教主神。

    而眼前这个老人,就更加让他看不透了。

    龙神笑了笑,没有说话。

    陈六合又道:“老师,您应该不是殿堂境,否则的话,不可能会给我带来这般心怵的威压,您......是传说中的殿堂圆满吗?”

    龙神抬了抬眼皮:“差不多吧。”

    直到陈六合走出了王爷府,也没搞清楚龙神最后那句差不多是什么意思。

    是到了,还是没到?

    但陈六合肯定,自己的这位老师,真正实力必定是个可怕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

    想到这里,陈六合内心骇然又亢奋。

    看来扮猪吃老虎这样的戏码,玩的好的不止是自己,自己的这位老师,才是祖师爷级别的人物啊。

    想着这些,陈六合心中禁不住又有点发毛。

    如果他先前所了解到的传闻与信息没错的话,老师在二十五年前救自己的时候,应该才是半步殿堂的境界吧?充其量亚殿堂,再夸张一点半只脚踏入殿堂境。

    可这才过去了二十五年,老师就在悄无声息中窜上云霄?跨过了殿堂境,甚至是.......垮进了殿堂圆满?

    陈六合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头皮都有点发麻。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老人得有多么埪怖才行啊?

    这二十五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让境界暴涨到这般不可思议的高度。

    这还是那个当初在昆仑山脉被离渊那几个半步殿堂的强者打成重伤的老头吗?

    这特么简直是扯淡。

    在无数坏消息环绕的沉重心情之中,这对陈六合来说,无疑是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

    龙神的强大,代表着他们会多了那么一丝丝的生机和胜算。

    这个世上,谁都可以靠不住,但是那个为了自己而奉献出后半生的老人,一定可以靠得住。

    ......

    时别将近两个月,陈六合再次回到了那栋老宅子,门口还挂着沈家二字。

    纵然一个多月没有人住了,但这里依旧是干净整洁,哪怕是院落内,也没有染上灰尘。

    这都是苏婉玥的功劳,在陈六合不在的这段时间,苏婉玥经常都会来这里打扫。

    并且,还是她亲自来,而不是雇佣旁人,她害怕庸人粗心,会乱了这里的陈设,弄坏了这里的物件。

    触景生情,陈六合看着空荡荡的院子,看着那张椅子,仿佛看到了那个出尘若仙的丫头正坐在那里等待着自己。

    陈六合神情一怔,眼眸中的思念之情快要溢了出来。

    清舞,你还好吗?哥想你了,好想,好想.......

    沈清舞被带到天羽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可迄今为止,陈六合却仍然没有沈清舞的半点消息,他不知道沈清舞现在怎么样了,过得好不好。

    但他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那个丫头一定也很想念自己吧。

    坐在沈清舞曾经最喜欢坐的位置,还是那把椅子,陈六合仿佛能感受到那种熟悉的气息。

    他怔怔出神着,内心绞痛难言,几度呼吸都变得急促,脸色略显苍白。

    这一刻,陈六合真的发现自己很没用,简直就跟个废物没有什么区别。

    别看他实力强横,在这个年龄段几乎是举世无敌,在炎夏的地位又崇高到令无数人踮起脚尖来也无法仰望。

    可是他却连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都守护不住。

    沈清舞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眼睁睁的被天羽国的强者给带走了。

    虽然天羽国号称是沈清舞的根源至亲,虽然沈清舞走的时候是自愿的。

    可陈六合一万个肯定,这一切都是源自于自己的无能与弱小,源自于自己的实力不济。

    但凡他能力足够,沈清舞一定不会离开炎京,一定不会离开自己。

    而雨仙儿呢?也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轩辕牧宇给掳走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陈六合的无能!

    陈六合所承受的痛苦,是旁人根本就无法体会的,他的心脏在一阵一阵的抽蓄着,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过去了一般,那种痛,深彻骨髓,令他快要疯狂。

    可以说,沈清舞和雨仙儿,是陈六合生命中当之无愧的最重要的两个女人,这一点不参杂半点水分。

    她们两人在陈六合心目中的地位,不是其他后来者可以比拟的。

    无尽的痛楚与自责缠绕着陈六合的身心,他面孔都变得狰狞扭曲了起来,他痛苦的抱着自己的脑袋,十指插在黑白相间的苍发之中。

    他躬身弯腰,卷缩在那里,身躯都在微微颤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