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四重分裂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不死者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不死者

 热门推荐:
  游戏时间AM00:29

  学园都市近郊,昏暗林,亡灵系低年纪学生军训专用乱葬岗深处

  包括伊冬在内,总计五个人……型生物正围在一蓬浅蓝色的篝火旁,他们的脸色在火光下忽明忽暗,如果不是其中一名皮肤黝黑、身材壮硕的兽人几乎被打成了猪头,这幅画面应该还挺吓人的。

  永恒族亡灵法师,凛冬。

  前芬里尔小队队长,【瘟疫】奈德·弗朗姆。

  前芬里尔小队战士,【战争】克拉布·卡里奇。

  前芬里尔小队武僧,【灾荒】萨拉查·布里夫。

  前芬里尔小队斥候,【死亡】银娜·晨露。

  他们……

  “绰号倒是挺帅的。”

  盘腿坐在地上的银娜咂了咂嘴,这位面容姣好的精灵女孩除了头发莫名变成了黑色,皮肤比原来更加白皙了一些外看起来几乎和生前没有任何区别,她一边用不知从哪儿掰下来的树枝戳着面前那并无温度的篝火,一边扯着嘴角吐槽道:“但我们这些小人物真的顶得住吗?”

  伊冬:“呃……”

  “吾名为【死亡】,是末日的代行者与传颂者。”

  银娜忽然板起俏脸,用刻意压低的音量威严满满地整了句词儿,然后小手一摊:“结果台词说完之后直接被人打成猪头,这也太丢人了吧。”

  刚被萨拉查打成猪头的克拉布眨巴了两下眼睛,转头看了银娜一眼:“妹子,我咋觉得你是在针对我?”

  后者顿时一眼横了过去:“一边儿去,老娘出生的时候你爷爷还穿开裆裤呢。”

  “那我总不能直接叫你奶奶吧?”

  克拉布的大脸盘子纠结地皱在一起,闷声闷气地说道:“而且你跟队长不是成了么?队长才比我大两岁啊,要是我叫你奶奶,那队长岂不是也得……呜!!”

  死死地按着克拉布的嘴,萨拉查轻咳了一声,对面色愈发为妙的漂亮伙伴沉声道:“别跟这弱智一般见识,嫂子。”

  嗖嗖——

  然后哥俩就一起被两枚流转着灰色氤氲的精铁箭矢贯穿心脏,直接给钉地上了。

  致命伤!这要是放在活人身上,打底也得是个致命伤!

  当然了,对于现在的这四个人来说,这种程度的伤势几乎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只要身体没有受到过于沉重的大面积伤害且魂火未熄,一支贯穿心脏的箭矢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算个事儿。

  “话是这么说……”

  坐在中间的伊冬托着腮帮子,有些无奈地转头瞥了银娜一眼:“修补起来可是很麻烦的,在这种适合你们这些不死者活动的地方还好,出去之后可别轻易在人家身上开洞啊。”

  “诶嘿~”

  银娜吐了吐舌头,然后便蹿到了从刚才开始就一脸没辙的奈德身后,对萨拉查和克拉布做了个鬼脸。

  自从寿命隔阂与生死的界限一齐被打破,早在很久以前就对自家队长图谋不轨的精灵少女终于如愿以偿,成功抱得大叔归,跟过去的芬里尔小队队长正式确立了恋人关系,感情绝赞升温中。

  而在这个过程中,以伊冬为首,同样也包括克拉布和萨拉查两人在内的总计三只单身狗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真实伤害,日子过得可谓是水深火热、苦不堪言。

  “唉……”

  将千万句MMP化作一声长叹,伊冬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耸肩道:“我之前也说过吧,你们几个的‘花名’可不是我取的,而是黑梵的朋友……也就是那位委托我把你们复活的家伙取的,很显然,他对诸位寄予厚望。”

  早已经听过了(伊冬跟墨檀提前串好的)来龙去脉,对自己这几个人能够复活的前因后果姑且已经算是心里有数的奈德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颊:“话虽如此,但是凛冬大师,我真的不觉得自己能为那位‘先生’做些什么。”

  “恩情无以为报。”

  随手折断了胸口的箭矢,并通过一股罡气将断箭震出的萨拉查也点了点头,附和道:“尽管我们已经在您的帮助下恢复了生前的实力,甚至比过去还有所精进,但也仅仅只是中阶巅峰罢了,对于那位帮助紫罗兰帝国那位摄政王铲平了马绍尔家族的‘先生’来说,我们根本不够资格成为他的协力者,考虑到我们亡灵生物的体质,恐怕还会添麻烦。”

  伊冬摇了摇头,对面色多有忐忑的四人笑了笑:“你们想多了。”

  “啥想多了?”

  虽然重新坐起身来,但胸口上依然插着根箭的克拉布眨了眨眼,一脸莫名。

  “啥都想多了。”

  伊冬乐呵呵地回了一句,摊手道:“首先,那个家伙委托我把你们复活,除了想让你们欠下一个天大的人情,在必要时能够做牛做马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恐怕只是性格使然而已。”

  克拉布毫无反应。

  银娜继续从后面抱着自家男人,一脸无所谓。

  萨拉查发出了‘呃’的一声,但他毕竟不是姑且还有张人脸的半龙人,所以根本看不出情绪。

  只有姑且还算是个正常死人的奈德皱起了眉,困惑道:“您的意思是,那位先生愿意让您复活我们,只是……”

  “性格使然。”

  伊冬很是正经地点了点头,笑道:“简单来说,就是那个人之所以救你们,只是因为他想救你们而已,虽然里面可能会有一些功利的原因,但更多的理由恐怕还是因为‘有趣’。”

  奈德整个人都傻了:“有趣?”

  “没错,有趣。”

  伊冬叹了口气,无奈道:“那家伙的所作所为,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建立在‘有趣’这一基础上的,说句我不该说的话,如果帮助巴菲·马绍尔比毁灭马绍尔家族这件事更能取悦到他,那个人恐怕会毫不犹豫地帮助那位泯灭人性的大公爵销毁证据,然后颠倒黑白、搬弄是非,让所谓的奴隶贸易变成一场滑稽的闹剧。”

  这次不只是奈德,包括萨拉查、银娜以及最没心没肺的克拉布在内,全都傻眼了。

  正如上述所说,他们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从面前这位凛冬大师口中得知了以‘奴隶贸易’为导火索的紫罗兰内乱全部经过,心中对那位帮助摄政王力搓巴菲·马绍尔,间接导致了马绍尔家族覆灭的‘先生’十分敬佩,再加上后者那救命恩人的身份,心中的崇拜以及感激之情就仿佛滔滔江水般连绵不绝,刚才的顾虑也主要是因为觉得自己没办法为对方好好效力。

  结果按凛冬大师的话说,无论是复活自己这帮人也好,还是让巴菲·马绍尔那个丧尽天良的恶人得到报应也好,人家其实只是图一乐,这就让他们有些无法理解了。

  “所以你们真的不需要有任何心理压力。”

  伊冬挥了挥手,让面前那对‘篝火’烧的更旺一些,莞尔道:“确实,你们欠他人情这件事是改变不了的,但人情归人情,要是对那家伙的品格产生误解可就不好了。”

  面色复杂的奈德揉了揉头发,苦笑着摇了摇头:“抱歉,我一时间可能有点儿接受不了,不过我会努力的。”

  “嘛,很正常,我小时候第一次知道自己在学龄前时代的偶像是自己亲妈那会儿也挺幻灭的,习惯就好了。”

  伊冬抽了抽嘴角,想起了自己在孤儿院时那段超喜欢咕咕酱的时光,表情也变得复杂了起来。

  “虽然听不懂,但凛冬大师好像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银娜搂着奈德的脖子,在后者耳旁低声嚼着舌根,成功收获了自家恋人的一个白眼。

  而萨拉查则选择直接跳过了刚刚那个有关于自己救命恩人‘人品’的问题,对伊冬问道:“凛冬大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刚才应该说了‘首先’,所以我们还有什么地方想多了吗?”

  “有啊,你们有点太不拿自己当回事了。”

  伊冬笑了笑,然后面色忽然一肃:“你们四位……好像到了现在都还觉得自己是个‘普通人’啊。”

  银娜歪了歪头,修正了一句:“应该是普通死人才对。”

  “呵呵,普通死人可不会说话,更不会谈恋爱。”

  伊冬干笑着吐了个槽,正色道:“听好了,伙计们,或许在你们的印象里,自己还是那个老大不小了还停留在中阶,这辈子的最高成就恐怕也只是突破到高阶,永远与强大二字无缘的炮灰、杂鱼、小人物,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没啊。”

  克拉布挠了挠头发,憨憨地笑道:“我觉得自己挺强的啊。”

  呯——

  然后自称挺强的兽人汉子就被旁边的伙伴给再次揍翻了。

  “您继续。”

  萨拉查收回拳头,示意面前这位对自己这帮人有‘再造之恩’的大师继续说下去。

  “你们是真正的不死者,伙计们,虽然现在可能还尚不完善,但那也是因为复活诸位的我实力有限,而非你们自身的问题。”

  尽管出场率并不算高,但这大半年来也没闲着,在亡灵学识方面已经有了一定造诣的伊冬嘴角微扬:“千万别把自己代入那些低级的亡灵,那些甚至连自我意识都没有的存在跟你们完全是两种生物。”

  四人面面相觑,很显然,对于身前几乎没有怎么涉猎过神秘学领域的奈德几人来说,实在是分不太清楚自己跟那些骷髅兵、石像鬼、缝合怪以及一般路过普通的野生丧尸有啥区别。

  在他们看来,自己无非是聪明了一点、美型了一点,要是真论战斗力的话,一只吟游故事中的高阶缝合怪都能把四个人给全灭了。

  但事实并非如此——

  “不死者与生者不同,你们不需要锤炼自己的肉体,也不会被与生俱来的天赋所左右,甚至……”

  伊冬下意识地看了克拉布一眼,沉声道:“不需要太多智慧。”

  后者当时就不干了,一脸委屈地拍着自己粗壮的大腿震声道:“大师你咋也搁这儿欺负我啊!”

  “咳,意外意外。”

  大师有些尴尬地揉了揉鼻尖,轻咳了一声,继续道:“意志,才是评判我们这些不死者的唯一标准,虽然这个概念有些抽象,但事实还真就是这么回事。”

  “意志吗?”

  萨拉查皱了皱眉,感受着自己体内已经不再会跳动的心脏,喃喃道:“有点听不懂啊……”

  “一般情况下,我会把不死生物分成三类。”

  伊冬并没有感到意外,只是耐心地解释道:“第一种,在我眼里是单纯的怪物,比如你们所熟知的骷髅兵、石像鬼,这些怪物通常都是在特殊环境下被赋予了战斗能力的消耗品,尽管我并不否认里面也会有‘噬魂者’、‘大守墓人’这种强大的存在,但它们的位格依然很……低级。”

  克拉布面色一肃,立刻沉声问道:“那是啥?”

  “没啥。”

  伊冬捂住了额头,并在通过眼神确认其他三人都听懂了后继续道:“至于第二种,则是通过一些技术含量较高的操作,主动将自己转化为不死者的存在,很多亡灵法师都喜欢这么做,而像巨龙、比蒙那种极度强横种族,死后也有很高概率自然转化。”

  萨拉查微微颔首,然后好奇道:“就像您一样?”

  显然他并没有忘记伊冬之前那副差点给克拉布给吓尿的造型。

  “我的性质有点不一样,不过应该也能算进去。”

  伊冬耸了耸肩,随口带过了有关于自己的成分问题,继续道:“最后,就是明明没有巨龙那种彪悍的底蕴,却依然能够凭借意志完成‘苏醒’的自然不死者,比如说……你们。”

  银娜‘哇哦’了一声,惊呼道:“我一直都以为我们是凛冬大师您复活出来的那种尸体呐!”

  “所以我才说你们想多了,就算我确实主导了你们的唤醒仪式,但能够以智慧生物而非怪物的姿态重新回到这个世界,完全是你们自己的功劳。”

  伊冬眯起双眼,用他那双并不深邃但十分明亮的眸子缓缓从四人身上扫过:“真正让你们跨出生死界限的,是你们自身的意志,我只是给了你们一个机会,别的什么都没做。”

  “所以您的意思是……”

  “或许你们活着的时候确实是杂鱼,但既然诸位现在已经死了……就最好不要太小看自己的潜力啊。”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