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国风女友 > 第54章 图画里龙不吟虎不啸小小书僮可笑可笑(求月票)

第54章 图画里龙不吟虎不啸小小书僮可笑可笑(求月票)

 热门推荐:
  江羡来到童司司身边,拍拍她的肩膀,低声道:“跟我走。”

  “走?”

  “你不是要去百花楼玩吗?”

  “现在?”

  “不去就算了。”

  “我……”童司司看了一眼身边的父母,然后偷偷的起身,本来是想打伞的,但又觉得累赘,索性将伞扔掉,一抖一抖的追上去。

  “你等等我。”

  冒着雨挤出人群,践踏着泥泞追了上去。

  “你的伞了?”

  “扔了。”

  “扔了干嘛?你不躲雨我要躲雨啊,快去捡回来。”

  “江羡你欠揍是不是,好啦别墨迹了,我衣服都淋湿了,走啦……”拽着江羡往戏园外跑去。

  反正每次两人只要是晚上出来,不湿身都说不过去。

  江南的雨夜中有雨滴声、有戏曲声、有江羡调侃的声音……

  “司司你知道你每晚湿身,很不好吗?”

  “想什么呢你,赶紧打车。”

  两人站在屋檐下等了一会儿才拦下一辆出租车离开。

  车上江羡一点都不含蓄的脱下T恤递给童司司,“给擦擦身上的水吧。”

  童司司余光瞄了一眼江羡的腹肌,心里想笑——真是无处不在的找机会炫耀身材,也是够了。

  对,江羡有炫耀身材的意思,江羡的身材很强壮,在动物世界食物链中有句千古不变的话很适合——只有强者才有交配权。

  “待会回玺园我找套我妈的衣服给你换上。”

  “嗯!”童司司擦擦脖子上的水渍,“对了,江羡原来你妈的昆曲唱得那么好?刚才你该等我看望我偶像的演出再叫我走的,都怪你,唉!这就只有等以后看有没有机会再看我偶像唱昆曲了。”

  “以后?呵呵、以后怕你失望。”

  江羡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透过雨幕望向戏园,“我妈这个人水准有高有低,今晚应该是巅峰,以后再唱说不定就鬼哭狼嚎似的。”

  “不许你说我偶像。”童司司警告。

  “我说我妈都不能吗?”江羡懵逼。

  “当然不行,遇见不仅仅是你妈,她还是我偶像,你不可以这样说我偶像,要不然我给你翻脸。”童司司固执。

  固执得很可爱。

  江羡笑了,第一次遇到这样可爱的女孩子,自己调侃自己的母亲,对方都会生气。

  这要是婆媳的话,那真是羡慕。

  “行!以后我绝不说我妈半点不是,她最厉害,最优秀。”

  “那当然,她可是遇见,呃……江羡。”童司司眨了眨忽闪忽闪的大眼睛。

  “干嘛?”江羡警惕。

  童司司搓了搓江羡的手臂,“江羡我今晚能不能和我偶像一起睡一觉,就一次!你能不能让你爸走啊?”

  “睡我妈?”

  “嗯嗯嗯,我想睡你妈。”

  “嗤!”

  江羡摇头笑了笑,“你是有多爱我妈啊?”

  “很爱很爱,快抵得上赵西凤了。”

  江羡一拍大腿:“行!就凭你这句话我代替江总准了,今晚你和他媳妇睡一晚。”

  “真哒?”

  “嗯,当然。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明天你就……”

  “你想得美。”

  “喂喂喂,是你思想太龌龊了吧,我的意思是明晚你就自己睡,你以为我说的是明晚和我睡,嘶……疼……松手松手,你哪儿去的两根手指夹一小撮肉狠狠的掐,超疼。”

  “昨天看德云社的节目小岳岳教的。”

  “……”

  雨夜中出租车消失在道路尽头。

  江羡想着此时的戏园,应该也要差不多表演完了吧。

  是遇见?不是遇见?

  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遇恒之圆梦了。

  重要的是童季礼醒悟了。

  遇见伸了个懒腰起来,“糟了睡过头了,要被打死啦。”匆匆推开门要去戏台,半路上遇到刘长卿在收拾家伙,“喂,急匆匆的干嘛?还不去卸妆。”

  “刘师兄我睡过头了,演出结束了吗?”

  “你唱傻了吧了,刚从台上下来回到化妆间卸妆,你就装失忆?”

  “我?”

  “对啊,你刚才表演得很棒,很出色,师兄甘拜下风。快去化妆吧,待会我请客吃夜宵。”

  “噢?”

  遇见脑子蒙蒙的来到前台看了一眼大家的确是忙着收拾东西。

  江山和童铂庸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抽着烟聊骚。

  遇恒之取下旗番小心翼翼的裹上放下箱子里。

  童季礼杵在台前望着雨夜想着什么,面露毁意,他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自己当初的承诺要一辈子不离开钟家班的承诺。

  ……

  “爸。”

  遇见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遇恒之停止手中的动作,顿了顿,挂起笑容回头看着还带着妆的女儿,“愣着干嘛去卸妆。”

  “爸我……”

  “去啊,你想带妆睡觉吓江山的话我同意。”

  “我,哦,好吧。”

  遇见懵逼的挠着头往回到后台卸妆。

  一切好像发生过,又好像没发生过,如同游园惊梦一般的存在。

  ……

  东院、百花楼。

  “喂小子,你妈快傻了。”

  神出鬼没的李白朝找到钥匙要开百花楼的江羡说。

  江羡笑了笑,“还行吧,明天就好了,反正她应该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或许真觉得自己健忘症犯了,登台忘记了。”

  “那就好。”

  李白喝了一口酒,说:“小子我再次提醒你一句,不可乱招引死去的人。”

  “为何?”

  “呵、万一招来你惹不起的人,比如黄巢、白起这些杀神级别的人物,你对付得了吗?”

  江羡点头:“是是是,就这一次,下次不敢乱来了。”

  “记住就好,我在楼顶等你。”

  李白轻飘飘的就飞到百花楼楼顶。

  江羡则只有靠双腿。

  解开钥匙,时隔很多年再一次推开百花楼的大门。

  嘎吱——

  尘封六百多年的百花楼打开了。

  有木头的腐烂味,有尘土的飞扬。

  “没灯吗?”司司用电筒照了照墙壁。

  “没灯,怕线路短路。司司够不够阴森啊。”江羡举着手电筒环视一圈,最后照着自己装鬼。

  童司司“哦!”了一声,“这你就吓倒我?不瞒你说……”拍着江羡的肩膀很霸气的说:“以前有一晚我上义庄睡过觉!里面全是棺材和死人,我都不怕,就你这一栋楼怕什么,小菜一碟。”

  胆子是练出来的,那晚义庄扎扎实实的把童司司的胆子练大了。

  “一楼是干什么用的?”童司司手机电筒照在正前方墙上的一对联。

  上联:“图画里,龙不吟虎不啸,小小书僮可笑可笑。”

  下联:“棋盘里,车无轮马无缰,叫声将军提防提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