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炮灰假少爷重生后惊呆了 > 第61章 我不是简家的孩子了

第61章 我不是简家的孩子了

 热门推荐:
可能这是《星光灿烂》这档子节目开播以来后,  最有意思的一天,原本今天的热搜应该是《星光灿烂》收工,可誰都没有想到,  或者说,誰都不能想到的是,  今天的最后一档子游戏,  会冒出来一个势如破竹一般的热搜:

    傅今宵单相思失败

    常年处于娱乐圈顶流的傅影帝拥有大量的粉丝,和实打实的流量,  基本不到半个小时,  这个搜索词条就爆款了,  而直播间里当然就更热闹了。

    图雅询问节目组说:“导演,可以公布人的名字吗?”

    导演这个时候偏偏做人起来:“不可以,都说了是匿名的了,我们要保护大家的隐私嘛,至于是谁这个问题,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啊,  在这里就不多讲了。”

    “……”

    众人听完后都沉默了。

    导演,  你真的是好狗一男的。

    虽然节目组选择了不作为,  但是大家都已经开始暗自猜测起来了,其实这个真的也很好猜,  被别人选定的人就那几个,  挑选一下最受傅今宵宠爱的孩子就对了。

    图雅和李老师的目光几乎在一瞬间都望向了沈星岁。

    站在对面也在猜测傅今宵选择了誰的沈星岁忽然被目光扫到,疑惑的眨眨眼,  还以为有什么事情找他:“老师,怎么了?”

    图雅和李老师疯狂的摇了摇头。

    到底还是图雅和他的关系更好一点,所以凑过来轻咳一声,意有所指:“岁岁,  你猜傅哥选了誰呀?”

    沈星岁迟疑的摇了摇头,乖乖道:“我不知道。”

    “你大胆猜测一下吗你这孩子。”图雅拍了拍他的肩膀:“咱们又不干别的,光是猜测一下嘛。”

    “……”

    沈星岁有想过会不会是自己,因为自己也收到了两封信。

    但是转念一想,这样猜测的话会不会太自以为是了,说不定只是一个巧合而已,于是他到底还是轻轻说:“会不会可能是星辰?”

    图雅一愣:“你怎么猜是他啊?”

    “因为星辰也收到两个啊。”沈星岁直白的说:“而且哥哥不

    是一直和傅老师关系很好吗?”

    如果没记错的话,自家哥哥不是从很久以前就和傅老师关系好吗,所以如果是自己哥哥的话好像也没问题啊!

    沈星辰在旁边掐腰:“雅雅老师,你是什么意思呀,不能是我吗?”

    图雅捂唇笑:“没,可以是你。”

    沈星辰半信半疑看她那含笑又挪揄的目光,嘟囔:“我怎么觉得你在笑我。”

    “有吗?”

    “没有吗?”

    图雅忍着笑走回去了,还不忘记调侃一下傅今宵:“傅老师,你觉得岁岁猜的准不准啊。”

    因为她这么一说,傅今宵将目光落在了沈星岁的身上,两个人隔着点距离对上了目光,而从沈星岁的视角来看的话,就是那个原本一直在侧目和图雅老师说着话的男人忽然就扭过脸来看自己了,那张从前基本总是藏着笑的脸此刻倒是冷峻了几分,他的目光好像带着点凉意,扫了自己一眼,然后勾了勾唇,好像在冷笑。

    ……

    不知道怎么回事,沈星岁感觉又是头皮一麻,背后发凉。

    有一种小动物天生对危险的感应直觉,深刻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惹偶像生气了。

    好在导演组很快来救场:“好了,那么本次环节就结束了,我们在楼上准备了豪华大餐来感谢大家这一路的辛苦付出和录制,也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支持,《星光灿烂》永不落,我们下一期再见!”

    所有嘉宾都过来鞠躬谢礼。

    直播间的观众则是一片嗷呜:

    “不要啊就这么结束。”

    “还是不知道是谁拒绝了傅哥,我根本睡不着。”

    “哈哈哈,都来竞猜!”

    “首先我们排除沈星辰。”

    “哈哈哈,你小心少爷跳起来打你。”

    …

    节目录制结束了,嘉宾们都可以松口气,

    傅今宵和图雅走在后面,这会摄像师们都撤下来了,便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聊聊天了,小辈们都先上去吃饭,二楼有人上了壶茶来,留下了几分娴静的时光。

    图雅拿起一杯茶抿了一口说:“这

    是什么茶,味道怪怪的。”

    “上好的毛尖。”傅今宵与她不同,抿一口就喝出来了:“这水也很讲究,这酒楼的师傅应该挺懂行。”

    图雅一个外国人,她喝不出来这种弯弯绕绕的。

    但是她有更好的事情可以拿来八卦和询问说:“你刚刚的那个礼物和信,是送给岁岁了吗?”

    傅今宵的动作一顿,老狐狸抿了一口茶,修长的指捏着茶杯,动作优雅而自然,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没应话。

    图雅微笑:“你不说我也知道。”

    “我就是想问问你,你是什么意思呀?”图雅撑着下巴看他,叹了一口气:“岁岁是个很好的孩子,我看的出来,他心思很干净单纯,对你也比较崇拜,但他到底还是很年幼,如果你不是认真的,不可以玩弄他的感情。”

    傅今宵挑眉:“玩弄?”

    图雅点了点头。

    “你从哪里看出来我玩弄他的感情了?”傅影帝反问,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这会终于话语里含着点恼怒:“被单方面拒的人可是我。”

    图雅想起这个事来又忍不住笑了,她歪了歪脑袋,到底还是找回了一些重点:“我的意思是,你喜欢他吗?”

    傅今宵黝黑深邃的眼神暗了暗,坐在图雅的对面,他面无表情,让人探不出虚实。

    图雅又问了一句:“如果你不喜欢的他,却又这样照顾他,给他甜头的话,那么之后这个孩子会很可怜哦,你不能这样。”

    傅今宵扬起脸,眉微挑:“怎么样才算是喜欢。”

    “……”

    这问题差点没把图雅送走。

    坐在桌子边的女人想忍住,但又没忍住,直接失笑出声。

    这真的就不能怪她好吗,主要是这事情也太好笑了,说出去谁能信啊,傅大影帝,国民男神,是多少怀春少爷的梦中情郎啊,这就不说了吧,光是他主演的偶像剧和爱情电影拿奖就拿的手软,如今怎么说也是动动脚娱乐圈抖三抖的人物了,可是现在,他居然在这里询问自己——怎、么、才、算、喜、欢。

    这简直就像是一个漂亮的女

    孩询问自己好不好看一样滑稽。

    图雅“噗”的笑了出来:“你该不会没谈过对象吗?”

    她笑的倒是相当的开心,唯一不太好的就是坐在对面的男人眼睛微微的眯起,露出了危险的信号,傅今宵勾唇,慢条斯理的开口:“有那么好笑吗?”

    “不好笑不好笑。”图雅的头摇晃的像是一个拨浪鼓,她思索了一下回答说:“其实喜欢吧,是没有一个概念的,它并不是一个具象的东西,但是我个人觉得,喜欢一个人就是会觉得他好,哪里都好,哪怕他只是一个很平凡的人,但是在人潮拥挤的地方,你还是可以一眼就望见他。”

    傅今宵陷入沉思。

    他的确不太懂的情爱,也不明白到底什么才算是真正的喜欢。

    其实他不缺追求者,从年少至今,学生时代时满抽屉的情书和便当,进入圈子里后不断被骚扰的微信,出席活动时抛来的眉眼,甚至酒店房间里那些无孔不入主动上位的人,这些在他的眼里都是过眼云烟,几乎激不起心中的任何波澜来。

    所以他也不知道情爱的滋味。

    一开始他也并不觉得沈星岁很特别,只是觉得小孩憨憨的很好玩,所以不自觉就多留意了一些,后来又发现,他明明对自己了解很多却又总是忍着不敢表露出来,就好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就是这种矛盾又奇怪的反差,让他不自觉多注意了几分。

    然而,这样的不自觉一旦开始,就覆水难收了,有些人一旦成为了例外,就再也没法收手,等发觉的时候,那个人早已经成为了特别的那个。

    图雅叹了口气说:“感情这个事吧,就是一个很玄乎的东西,但是你得知道,感情和婚姻都不是儿戏,现在国内虽然同性婚姻是开放不违法的,但也就是这二十多年才渐渐开放的,娱乐圈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对是敢公开的,而且你们俩的咖位悬殊也很大,到时候粉丝们给的压力都会堆在他的身上,还有很多事情……”

    “……”

    对面的人沉默片刻。

    茶杯在傅今宵的手中被

    把玩着,成熟稳重的男人黑眸幽深,这是他认真思考时才会有的神情:“你说的这些我都有考虑过,到底是不是爱我现在回答不了你,但是有一个问题我可以明确的告知。”

    茶杯被放回桌子上,发出轻微的声音,像是定了音。

    傅今宵定定的与她对视,勾了勾唇,但和以往玩世不恭的笑不同,收敛了几分散漫,多了几分认真:“我不是玩玩而已。”

    图雅瞪大了点眼睛,内心在此刻掀起了万丈波澜,恨不得去拉响什么警报铃,妈耶,苍天呐,这老狐狸真的要去拱人家的好白菜了,岁岁,姐姐今天也救不了你了,自求多福吧!

    …

    傍晚

    众人都在酒楼用餐完,这里很多人通告都很多,大家基本都是晚上的飞机就要飞走,节目组也基本都在收工了,大家这会的车子都来接了。

    一群人都准备上车去机场。

    沈星岁在盘点行礼,正好看到傅今宵从庄园的方向过来,后面跟着他的小助理拎着行礼,一群人走过的时候,身后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都很恭谨的打招呼,明显就是要走了,眼看两个人就要擦肩而过,而傅今宵明显是看到他了,却没有任何要停步驻足的意思。

    和以前看到了总是亲切和善主动打招呼一点也不同。

    沈星岁莫名心中一紧,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就喊了一声:“傅老师。”

    傅今宵顿住了脚步,夜色掩盖住了他眼底滑过的一抹笑意,男人的面上却不显,转身后俨然一副前辈的模样,淡淡的应了一声:“有事?”

    沈星岁更紧张了,他握着行李箱的把手,低下脑袋,支吾了一声:“没事,我就是想说一声,路上注意安全。”

    傅今宵应了一声:“嗯,你也多注意,机票定好了吗,如果没弄好,我让助理帮你订。”

    沈星岁连忙说:“好了好了都好了。”

    沈星辰在旁边凑过来:“傅哥你怎么不问问我订好没有,让你助理也给我顶一个呗?”

    “你?”傅今宵瞥了他一眼,凉凉的开口:“还用得着操心你吗,别说是机票了,今

    天就算机票都卖完了,火车站票你也得连夜回去。”

    被蚊子毒害了一周的沈星辰居然无法反驳。

    车子刚好来了,沈星辰连忙上了车,还剩余沈星岁站在外面,他看着傅今宵欲言又止,这次分开,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了…能多看一眼是一眼,真的很舍不得走。

    傅今宵看他一眼说:“怎么不上车。”

    沈星岁回过神,应了一声,恋恋不舍的上了车。

    等到了车上,车窗降下来,他看到傅今宵站在原地,目光便一瞬不瞬的望着,轻声道:“您什么时候走?”

    “啧”傅今宵叹了一声,尾调拉长了一些,故意调侃他:“这是盼着我早点走?”

    沈星岁脸一红,摇摇头:“不是,我就问一下。”

    傅今宵看他慌张的小模样真的可爱的紧:“一会再走,飞机的班次晚一些不着急,还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沈星岁想了想,好像没有什么,便轻轻摇了摇头。

    傅今宵勾唇:“但是我有。”

    沈星岁一愣。

    不远处扥男人迈开修长的腿,上前两步,径自走到沈星岁的面前,高大的身躯带来了一些压迫感,他俯下身子,靠近车窗,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回去记得拆节目组寄给你的礼物。”

    简星岁:?!

    丢完这句话后,傅大影帝这才干脆利索的转身离开了,留下车里傻眼的人。

    ……

    从飞机上下来,沈星岁自己在飞机浅浅的睡了一觉。

    这一觉睡的也不是很踏实,梦里想的全都是关于礼物的事情,傅今宵选的是自己吗,真的是自己吗,可能是自己吗,这个礼物的选定标准是……最喜欢和亲近的人。

    沈星岁感觉自己抑制不住的欢喜,理智一边在提醒自己不要自作多情,一边又按捺不住的想会不会他对自己也有意思,最后整个人几乎魔怔了。

    沈星辰在旁边吐槽:“你被什么鬼东西给附体了你?”

    沈星岁:“……没有。”

    “那你一会笑一会皱眉的。”沈星辰瞪大眼睛,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难道你……”

    沈星岁的心一提,有些腼腆羞涩:“我…”

    沈星辰一拍手:“难道你肚子痛吗?”

    “……”

    就聊到这吧。

    飞机到站后,天色已经亮了起来,跟着前面的人下了飞机后,越过走廊到外面,本来想询问沈星辰他们要怎么坐车回去的,然而没想到出了口后,却意外的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三个人,徐恩真站在最中间,沈家的父子站在两侧。

    沈星岁有些意外的亮了眼睛,不自觉的喊了一声:“妈?”

    徐恩真也看到孩子了,高兴的张开双臂扑了过来:“岁岁!”

    沈星岁也给了她一个拥抱,有些高兴有意外的说:“你们怎么来了,现在好像不是工作,你们……不忙吗?”

    “再忙也要来接你们呀。”徐恩真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脑袋:“你们在外面工作辛苦了。”

    沈星辰在旁边说:“妈,你别看了,一点也没瘦,在节目里跟傅哥一个组,吃喝不愁的,一点都不会瘦啦!”

    徐恩真听完后感慨:“小傅真是可靠。”

    ?

    沈星辰咋呼:“也得多亏了我的照顾好吗?”

    “……你不给大家添乱就算不错了。”徐恩真感慨一句:“过段时间真得好好感谢一下人家,真的辛苦了。”

    沈星辰掐腰,不服气的看向自己亲哥:“哥,妈太瞧不起人了,你来评评理!”

    沈明朗淡声:“我觉得妈说的对。”

    沈星辰又把目光放到自己老爸身上:“爸,你看他们!”

    沈雍不自然的推了推眼镜,侧身:“都先上车吧,这种事情之后再说。”

    ……?

    一路上,徐恩真都坐在后座上拉着沈星岁和沈星辰聊家常,一会问在节目组生活的怎么样,有没有受什么委屈吃什么苦,轻声细语的,就像是接孩子放学回家的家长一般温柔的关切。

    这是沈星岁之前一直都很艳羡别人的。

    他上学时候,简父从来都没有接过他,甚至有一次下雨,家里的司机车坏了,打车又很难打到,他淋着雨回家,简父都没有多问一

    句,他从心底一直渴望的,从来都不是滔天富贵和权势,想要的不过就是能够有一个温暖的港湾,有个人嘘寒问暖,便足够了。

    回到家里后,沈星岁一进门,更是惊呆了。

    客厅居然挂着一个红色的横幅,上面写着:恭喜星辰和岁岁出道后第一次参与综艺圆满结束,预祝星途坦荡!

    进门的时候吴妈居然还配合的放了一个彩花,漫天飘呀的彩花洋洋洒洒的落下,其他人在旁边鼓掌,甚至还过来给戴了个小彩帽。

    沈星岁愣住了。

    旁边的沈星辰却是掐腰得意的笑:“这次的横幅写的不错嘛,那是当然了,我们参加的综艺怎么会有不顺利的呢?”

    徐恩真也在旁边鼓掌,微笑着说:“很厉害了,岁岁也很厉害,第一次参加真人秀,反响很好呢。”

    沈星岁有些不好意思:“我也就是很一般的那种。”

    “哪有!”徐恩真过来拉住他的手说:“很棒了,玩游戏都得了几次第一名呢,我们岁岁特别厉害。”

    沈星辰在旁边说:“还有还有,妈你是没看到我劈柴的英姿,那个厨房的大妈都说我可定是个人才,有风范呢。”

    沈明朗在旁边凉凉的说:“要是杀猪的王哥去劈柴火,她也会这么说。”

    沈星辰吐槽:“你就是嫉妒我。”

    沈明朗冷笑一声。

    他们打打闹闹的,整个客厅都非常的热闹。

    看着横幅和彩带,这是沈星岁第一次感受到如此被家里人认可的感觉,从前他做什么好像都不对,不讨喜,但是现在,明明他表现的很一般,但居然也受到了认同,他没有给家里人丢脸,他们以他为傲…

    慢慢的,沈星岁忽然理解了沈星辰为什么会有这样好的性格了。

    因为他从小就是在这样一个健康的,被肯定的环境长大啊,这是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是在这一刻居然就这样实现了,梦太美好,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徐恩真甚至还对他露出神秘的笑:“岁岁跟我们来。”

    沈星岁以为这就是全部了,没想到还有。

    越

    过一楼的餐厅,到了里间后,这里有一个房间,打开后,是扑面而来灿烂的阳光,在落地窗户前,白色的窗纱安静的垂地,在干净的大理石面上,陈列着一架黑色的大钢琴,这架钢琴面积不小,看起来十分大气,一眼就知道价值不菲。

    徐恩真微笑的走进来说:“我们都看到节目了,辰辰从小喜欢跳舞,所以家里的乐器不多,但是我们都在节目里看到你弹钢琴,都觉得非常非常的好听,我跟你爸爸哥哥商量了一下,都非常支持你做音乐,但是我们给不了你什么帮助,所以就为你挑选了这个,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落地窗前阳光铺开,钢琴在水晶灯下面好像熠熠生辉。

    沈星岁愣愣的看着,他的心里翻江倒海,轻喘了一口气,心尖都好像是滚烫的,感动的望着徐恩真,轻声:“谢谢妈,我,我很喜欢,真的,特别喜欢!”

    徐恩真这才露出了放心的笑容,过来给了孩子一个拥抱。

    后面的沈雍看了母子俩一眼,启唇:“我已经帮你联系了人脉,是比较可靠知名的音乐团队,之后你如果出专辑,可以直接对接。”

    沈星岁都要被这个大饼惊呆了,他回头惊讶的看着父母,有些结巴了:“真的吗,真的可以吗,我的专辑……”

    沈雍点了点头:“当然。”

    沈星岁从以前写歌的时候就有个出专辑的梦想,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真的会有机会,真的可以有音乐团队合作出专辑,看着父亲,沈星岁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深呼几口气,这才在男人面前轻轻的开口:“谢谢……爸,我肯定会努力的!”

    沈雍看着很乖的小儿子,一向不苟言笑的脸露出了点笑容,他点了点头:“不用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尽力而为就好。”

    沈星岁露出了腼腆的微笑。

    旁边的沈明朗气短。

    从来没想过自己父母能这么狗,钢琴是他买的,团队是他联系的,这俩人都只是想到了这个点子来吩咐自己去做而已,没想到这会把功劳全都抢了!可恶,家贼难防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