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 第二三六章 熊崽子,对大周不敬,该当何罪!

第二三六章 熊崽子,对大周不敬,该当何罪!

 热门推荐:
    这一日,大周京城,张灯结彩,阵法林立,彼此勾连,光芒璀璨,笼罩着这片大地。

  哪怕是京城之中,最为朴素寻常的建筑,都显得光彩照人。

  今日的大周京城,宛如仙家胜景。

  各路大军,各司其职,在京城内外布防,戒备森严。

  各部均是忙碌不堪,准备盛典所需一切,诸般美酒佳肴,众多胜景场面,皆是展现国威的一部分。

  “陛下,一切均已准备妥当,眼下各方来使亦已陆续入场,是时候祭天了。”

  “好。”

  周帝神色平淡,背负双手。

  当年神庭百年一次盛典,拜祭初代神皇。

  大周朝廷历代盛典,拜祭的则是太祖皇帝。

  但是如今太祖皇帝复生,过往的规矩也该更改一二,从此拜祭苍天大地。

  这一场大周盛典,已经筹备月余时日,在他成功晋升伪仙境之后,尚未清理内部各方势力,便已经命人筹备盛典,并且广邀各方势力。

  因为大周内部势力,已经对他造不成任何阻碍!

  “太祖是否已经到来?”

  “尚未现身。”

  “等太祖归来,请他老人家径直前往祭台。”

  大周皇帝这样说来,神色异样。

  关于盛典之时,其实是大周太祖亲自定下,意欲展现大周王朝之声威,更让各境神魔以及所属势力,认可大周之存在。

  因为大周的将来,必然是取代上古神庭,统合中元境!

  但是在他心中,一直有着难以言喻的隐忧。

  大周王朝真正的主事者,究竟是他这位当代帝君,还是那位隐于幕后的太祖皇帝?

  他这样想着,迈步走出了大殿之上。

  与此同时,被大周皇帝所惦记的太祖,就在京城以北千余里处。

  这里是深山密林之间,然而在这里却搭建起了一座祭坛。

  祭坛长三丈,宽三丈,高三丈,但是对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则是祭坛的四个边角。

  边角的每一个尖处,都有着不一样的色泽,赫然都是极为上等的材料炼制而成。

  包括祭坛中央的颜色,也大不一样!

  “五行之阵,中央戊土。”

  大周太祖皇帝,立身于此,神色平淡。

  在他身侧,空无一人。

  因为知晓此地之人,都已经被他灭口。

  这座祭坛,原本建造于皇陵之下,但是他诛灭了所有建造祭坛阵法之人,移走了这座祭坛,还给宝寿道君留下了一个杀阵!

  他知道当今的大周皇帝,权势之心极重,而且对于自己这位开国太祖皇帝,也抱有极为沉重的忌惮之心。

  但他并不在意,因为在他眼中,只要自身足够强大,那么每一任皇帝,都只是他的傀儡。

  而在今日,这一座阵法,将会让他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

  随着阵法运转,光芒起伏,他的气息,逐渐攀升!

  在丰源山白虹观之上,正在开炉炼制魔掌的初代祖师,忽然气息颤动,急速下降。

  魔掌毕竟是阎魔天尊的断掌,当下失去压制,魔气瞬息爆发,刹那之间便要席卷整个丰源山!

  “糟糕!”

  白虹道君浑身光芒闪烁,走下神台,刹那出手,镇压魔气!

  一旦魔气席卷,正在山上建造道观的工匠,以及炼神境以下的弟子,都要被魔气侵染,后果不堪设想!

  就算不至于进入魔道,法力也会受损,心性会比以往更为极端,暴躁易怒,嫉妒怨恨,常起杀机!

  好在有白虹道君这尊功德正神在此,顷刻之间压制了下去,免去祸患。

  “老祖,你这是……”

  “大周太祖发难了。”

  初代祖师的气息还在不断掉落,喘息着道:“他早不发难,晚不发难,怎么在大周盛典开启的时候发难?这家伙布下了阵法,掠夺老夫的修为,以及老夫不朽的造化……”

  白虹道君近前来,沉吟着道:“可有反制之法?”

  初代祖师抬了抬手,微微摇头,说道:“不必。”

  说完之后,又见初代祖师抬起头来,看向白虹道君,问道:“他夺尽老夫的修为,加上阎魔天尊的三门神通,以及整个大周王朝的力量,甚至还有神皇以及九鼎之下的那一位所授之法……老夫猜测,他会达到伪仙境第八重天巅峰,甚至越过伪仙境第九重天!”

  白虹道君想了想,说道:“仔细算来,弟子时至今日,修行年月已经超过十七个年头,开始步入第十八年!如果是前几日光景,未必有把握与他一战,但是现在……倒是可以尝试一番。”

  前几日时,他修为还是不足,但是斩掉了紫金宝塔之中的那位少年道士的虚影,他的修为连破二境,还悟得了足以斩裂黑暗,斩断天魔,锐利无比的无名之剑!

  莫说修为境界接连突破,单是凭着这一剑,同等境界之下,他宝寿道君的战力,都会远胜过往!

  而这正好是他修行满十七个年头,进入第十八年的日子!

  “修行十八年,只有尝试一战的把握,没有十足斩杀对方的把握。”

  白虹道君微微摇头,扶起初代祖师,低声道:“您老人家不要嫌弃……”

  初代祖师将他的手拨开,怒道:“滚!”

  果然还是有辱师门,被祖师嫌弃了……白虹道君叹了一声,往回走去,显得萧索而落寞。

  “……”

  初代祖师看着他的背影,深吸口气,心中暗道:“跟他一比,是不是显得老夫也有些废物?”

  大周太祖皇帝可是夺尽了他老人家的修为,就好比是他自身,加上三门天魔神通,大周王朝一国之力,还有神皇以及深渊下那位的臂助,结果还比不得这家伙十八年的修行?

  但转念一想,小熊崽子更是未满周岁就达到炼神境,同样天资不俗,日后好生栽培,定然用来打击老五,让他也尝一尝老夫今日之不满!

  这样想着,初代祖师哼了一声,一瘸一拐地往后山去,准备在大周太祖皇帝将自身这把老骨头的造化掠夺殆尽之前,先找个地方埋了自己,等日后老五斩了大周太祖,才破土而出。

  但是大周太祖的举动,除却白虹观之外,就连大周皇帝都不知晓。

  眼下大周皇帝临近祭台,看着筹备月余光景,才造就出来的盛大场面,微微点头,略感满意。

  他一步迈出,登台而来,伪仙境的气机毫无掩饰!

  在场之中,哪怕是八境神魔的使者,都无一人可以与他相提并论!

  当下气势浩荡,威压八方。

  只见大周皇帝身着皇袍,头戴帝冠,步踏虚空,立身高台之上。

  “陛下威压宇内,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文武百官,皆躬身拜倒。

  其中不单是朝堂之上的王公将相,还有以往隐约有着与周帝并肩的各方势力掌权者!

  例如两大圣地的掌教、六大世家的家主等等人物,都曾倚老卖老,以辈分、年龄、修为等等方面,拥有着见帝皇而不行礼的资格!

  但是在今日,却都纷纷拜倒,恭敬万分。

  随后各方势力来使,也都纷纷祝贺。

  小熊仔坐在文大人身边,看着眼前的名贵佳肴,以诸般珍稀材料做成的美食,禁不住大快朵颐,但耳朵又动了动,听着各方来使对大周王朝的祝贺。

  东元境,幽冥镇狱神麾下,修罗族新任的大修罗王。

  艮元境,古岳玄成天尊麾下,三首赤焰狮族的首领。

  南元境,大荒始祖真龙麾下,缩小了身躯的一头纯血真龙。

  西元境,佛陀麾下,是一尊堪比伪仙境的老和尚,自称玄势菩萨。

  北元境,海神玄尊麾下,身材魁梧的荒民首领。

  巽元境,风神御劫麾下,背生双翅的翼人族统领。

  天元境,掌乾至尊麾下,是一头身材庞大,形似巨狮,而浑身鳞甲的异兽,号称至尊坐骑。

  坤元境,万蛊母神麾下,则是个衣着朴素,腰缠大蛇,肩上停着一只巨虫的壮汉,自称蛊族的首领。

  “各境来使,都得到了大道真仙的授意,来此便是认可了大周王朝。”

  九霄仙宗的顾集长老,低声说道:“文大人,你看各境来使的身份,要么是真仙坐骑,要么是各境之中最为强大的种族的首领,都是阳神境巅峰的层次,甚至还有几位……例如那真龙、那菩萨、还有至尊坐骑,都是超出了阳神境之上的伪仙境强者,它们都是伴随着大道真仙的苏醒,才得以现世的。”

  文大人神情凝重,应道:“多数都是伴随真仙而沉眠于岁月中的存在……但是那位玄势菩萨,还有北海荒民,蛊族首领等人物,则是大道真仙苏醒之后,才对他们进行点化,强行提升了他们的本领。”

  他隐隐觉得,随着八境神魔苏醒,中元境已不再是天地之中最繁荣的地方,而是天地之间最危险的地方……日后将会受到周边八境的威胁!

  而八境的各族强者,也远胜于过往,足以对中元境造成极大威胁!

  但他顿了一下,看向祭台之上,威势无匹,压制住各方来使的那位大周皇帝!

  这似乎该是那位大周皇帝应该忧虑的事情!

  他这样想着,便也站起身来,代大夏王朝,献上祝贺!

  而各方皆是看了过来,神情玩味,因为世人皆知,大周王朝接下来的一步,便是吞并大夏王朝,统一中元境。

  文大人神情平静,不卑不亢,作为炼神境大成的修为,在各方强者的威压之下,依然显得平淡。

  场面话说完之后,他便退了回来。

  然后便见小熊崽子扯了扯他的裤脚。

  “接下来是不是轮到我去祝贺了?”

  “不用,白虹观终究是我大夏王朝境内的势力,由我出面代大夏王朝献上贺词,也是代四大仙宗、十二道派共同祝贺。”

  文大人悄声说来,又道:“你要是想要另外再给大周王朝献上贺礼,倒也可以自己上去!”

  小熊崽子低下头,没有回应,埋头苦干,吃得满嘴油光,然后又将文大人面前的一碟菜肴端了过来。

  这些东西都是名贵食材,极为难得,而且对修为大有裨益。

  反正回头打起来也是浪费,它谨记着老爷教导的勤俭节约,打算能吃多少吃多少,吃不了多少就兜起来,给老爷尝一尝,剩下的再给初代祖师吃。

  它光是顾着吃,便又听得还有人上前祝贺。

  赫然是大周王朝内部势力,如两大圣地、六大世家,逐一上前,恭贺大周皇帝踏破阳神巅峰之上的层次,定下大周万世不朽之基业。

  它也不理会,但吃着吃着,就听到一个声音响起。

  “白虹观何以未有上前来贺?”

  这声音之中,充满着平淡之意,传遍全场。

  小熊崽子听到白虹观三个字,当下顿住了。

  而无数道目光,朝着白虹观这边看了过来。

  只见一头小小的熊崽子,坐在一个大位上,跟左边的大夏使臣还有右边的九霄仙宗长老比起来,就像是个小不点,显得极为荒诞。

  它头上顶着小角,双掌捧着一个经过上百道工序烤制的九彩珍禽羽冠鸟,嘴上绒毛满是油光。

  它双掌依然捧着“烤鸡”,但缓缓抬起头来,用单纯的金色眼眸,看向了祭台之上的大周皇帝,眨了眨眼睛,显得十分无辜。

  这就是白虹观的第六代观主?

  那位让八境神魔都为之看重的宝寿道君,所遗留下来的唯一真传弟子?

  就是它在昨日,为了捍卫白虹观的威名,不惜直面大周王朝上千名将士?

  未满周岁的炼神境妖王?

  “……”

  文大人心中颤动,隐约觉得不对,忽然起身,上前一步,躬身道:“回大周皇帝陛下,白虹观是为我大夏王朝境内第四仙宗,贺礼亦归入我大夏王朝献礼名单之中,适才外臣上前祝贺,已经代白虹观,献上心意……”

  大周皇帝神色淡然,平静地看了下来。

  无形的威压,让文大人这一位年纪轻轻已经炼神境大成的天才,也不由得闷哼一声,脸色苍白。

  时至此刻,大周皇帝才缓缓说道:“白虹观创建于大周王朝境内,创始之人亦为我大周王朝开国帝师,二代观主更是我大周皇室血脉!时至今日,理当认祖归宗!”

  他说完之后,伸手朝着熊崽子一点,喝道:“你可知晓,对大周不敬,对朕不敬,该当何罪?”